【李会计 电/微 137-2869-7627】(微信同号)

     我司长期大量对外开普通增值税,17%专用抵扣,诚信合作,绝对保真,郑重承诺所提供咨询及服务绝对真实可靠,欢迎广大客户前来合作。

                                         

石家庄代开票_石家庄开增值税_石家庄代开增值税_石家庄代开专用增值税票

2017-10-23 10:02:32 中国新闻网
摘要石家庄代开票_石家庄开增值税_石家庄代开增值税_石家庄代开专用增值税票


  上周,网络文学论坛在京举行,让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再度成为跨界的热点。《琅琊榜》、《花千骨》、《欢乐颂》、《芈月传》,甚至《战狼2》……一大波热播剧的背后,都有一个网络文学的IP,网络文学成为文娱产业的源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40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驻站作者数超过1760万,作品总量达1454.8万;网络文学的用户接近3.5亿,市场规模达到90亿元。或许你对网络文学还停留在“霸道总裁、穿越言情”的印象,或许你还在感叹这一职业收入的不可思议与造“神”的速度,但不可否认,网络文学这两年确确实实火了。

  

  

  凌娇是西安一名兼职网络文学作家,虽说是兼职,但她笑称:“每个月写小说的进账,要比自己专职工作的工资还多。”2015年,24岁的她刚开始接触网络文学,大学本科计算机专业的她一直对写小说比较感兴趣,刚好认识了一个朋友是网络文学平台的编辑,便鼓励她写一写。

  刚刚起步时,凌娇的稿费标准只有7元/千字,可以说是很低了。第一部网络小说《重生之凤还朝》签了60万字,赚到了将近1万元的稿费,钱不多,但让她对自己的写作能力有了信心。不久她的新小说《复活嫡女受宠记》在陈里文学签下了120万-160万字的量,稿费也达到了30元/千字,目前正在连载中,预计这部小说将会为她带来至少5万元的入账,平均月入5000元左右。虽然这个数字和她专职工作的收入已不相上下,但在她看来,这个收入是属于网络文字行业较底层的,“有很多大神级别的月入10万轻轻松松”。

  而专职网络文学作家姜小牙则可以算是凌娇口中的“大神”了。作为掌阅平台的签约作家,29岁的她已完成作品有《天价萌妻:厉少的33日恋人》、《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豪门36夜 黑帝的替身新宠》等。首部作品《总裁在上》还签约影视,网络剧在乐视独播,并已出版小说《于你之后再无余生》。说到收入,姜小牙告诉华商报记者,前几年还很一般,这两年网络文学比较火,自己的收入现在可以达到月均10万元的水平。

  洛城东的微信备注有三个头衔,即:北京作协成员、青年网络作家、掌阅文化主编,但谁能想到他是一位月入30万-50万元的90后“大神”作家。其最新作品《绝世武魂》字数超过600万,在掌阅点击数亿,日销破10万。

  虽然是西北大学经管专业出身,但洛城东的爱好却是文学,初高中时候就广泛涉猎文学经典读物,并且一网打尽阅读了从“榕树下”时代到现在各大平台的网络文学名作。上大学时候开始尝试写网络文学作品,大学毕业开始“一边上班,一边写网文”。迄今写过五部作品,总计两千万字左右。

  

  

  根据掌阅发布的2017上半年网文阅读报告显示,网络文学作者也正在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其中,80、90后作者占比92%,90后作者占比更是达到59%,超过作者总量半数以上,80后作者占比33%。报告显示,年龄最大的作者来自四川,是72岁的玄蓝狐,代表作《大国重器》。年龄最小的作者是来自陕西的白琅,年仅15岁,创作了《鬼尊大人有点萌》,作品发表后在掌阅APP上收获点赞就有5万。

  互联网调研构艾瑞咨询最新发布的网络文学平台监测数据也显示,从签约作者的性别上来看,男频网站(阅读用户主要为男性)的男作者较多,占比88.0%,但仍有部分女作者在男频写文;女频网站(阅读用户主要为女性)的作者则几乎全为女性,占比高达97.4%。从年龄上来看,网文作者普遍较年轻,30岁以下为主,平均年龄为28岁。

  二、三线城市更易出网文作者。从签约网文作者的地域分布来看,竞争压力小、消费水平相对较低的二、三线城市作者的比例相较生活节奏快、工作强度高的一线发达城市更高。广东省的网文作者比例最高,其次是江苏、浙江,网文作者主要集中在东部人口稠密的经济发达地区,而西部地区网文作者少。

  职业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兼职作家,白天有一份正式工作,活跃在社会各个岗位上。下班之后时间写写小说、码码字。二是全职作家,网络小说作家是他们的身份象征。

  “之所以一直坚持上班,是因为所从事工作也是网络文学编辑,因此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不同类型的作品,关键是非常喜欢这个圈子。此外,也是为了保持健康作息,有一个良好的写作节奏。”洛城东介绍,他早起写作两个小时再去上班,下班后再坚持写作两个小时,而这期间上班、健身两不误,写作效率还比较高,每天写一万字,“不像很多网络文学作者的写作节奏,他们一般作息很差,基本上是昼夜颠倒,晚上用来写作”。

  而专职的姜小牙则对自己的职业表示“很满意”,她说,很自由,工作时间完全由自己来定,今年她当了妈妈,在家写小说的同时还可以照顾宝宝。因此,她也调整了写作时间,以前天天都写,一天大约写1万字,现在安排一周写6天,留出一天时间专门带孩子出去玩。

  

  

  网络小说的特点之一就是将作者惊奇丰富的想象力,延展为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现在市场上比较火的网络文学作品,男频主要是都市、玄幻、历史,女频主要是现言和古言。”掌阅文化副总经理谢思鹏分析说。

  艾瑞分析师经如一对华商报记者分析,根据此前做的调研,目前比较火的文学类型是都市现实类和武侠仙侠类。而网络文学IP在影视剧、动漫、游戏产业也都有衍生,其中影视剧方面的衍生最为火热,影游联动的方式也会扩大IP价值。而最近网络文学头部企业也开始布局动漫产业。

  一份数字阅读行业季度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网络文学风云榜男频原创作品热度榜的前十部网络小说,一半是“玄幻奇幻”类,例如《《圣墟》》、《我是至尊》,其余为都市、仙侠、科幻类,而女频热度榜排名前十位的小说题材,则无一例外都是言情类(现代言情与古代言情),古代言情多带有穿越情节,人气高居不下。

  网络文学发展十多年了,前几年还很一般,为何近几年发展这么火?姜小牙认为,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不无关系,以前大家看网络小说,都是在电脑上看,现在拿着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看。

  经如一也认为,这与2010年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有极大关系。她分析说,2010年开始网络小说运营平台从pc端延伸至移动互联网端,大量兴起以无线移动端为目标的原创网站。通过手机看小说,数亿新读者的涌入,也吸引了很多网络巨头出手,促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程度加深。

  另有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网络文学移动端数字阅读月独立设备数超过2.3亿,这意外着至少有2.3亿的读者是通过手机在看网络小说。

  

  

  读者市场这么庞大,网络小说作家与文学平台如何赚钱?

  经如一对华商报记者分析说,就平台而言,盈利模式有付费阅读、版权增值、广告收入、用户打赏、硬件销售和图书出版六种方式。其中,用户付费阅读与版权增值成为目前比较主要的收入来源。

  凌娇对华商报记者介绍,她和网站的合同中约定,稿费按章节(千字为单位)按月结算,读者为了看小说付的费用,她可以拿30%,网站拿70%,当然,名气不同的作家和网站的分成占比都是不一样的,还有五五分、七三分。除了稿费,小说点击量排名及粉丝打赏的钱也是作家收益的一部分。

  姜小牙与公司签约时,小说由公司在掌阅、咪咕等多个网络文学平台进行分发;影视版权、游戏版权也一并打包签约,由平台负责为她策划推广宣传等。由于属于行业中的“头部作家”,在于平台分成收益时,她占有较大的主动权,收益的分成是七三分,即她拿到读者订阅付费的70%。而平台分得30%。

  与姜小牙相同,洛城东也属于行业中的“头部作家”,他与平台收益的分成也是七三分。

  据悉,目前市场上运营网络文学的公司主要有阅文集团,旗下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QQ阅读、云起书院等多家,此外还有掌阅科技、中文在线、阿里文学、百度文学等。

  “总体而言,对网站和作者来说,盈利主要方式是一致的,都是依靠线上阅读,然后是IP改编。”掌阅文化副总经理谢思鹏对华商报记者说。

  谢思鹏说,相对来说,女频和男频历史类的作品目前改编成影视剧的比较多,玄幻仙侠类作品改编成网络游戏的作品比较多。“但总的来说,影视游戏改编和出版的网络作品,在网络文学作品中占的比重非常非常小,对大部分只是在网上连载的网络作家来说,大部分人主要的收入来源于线上的付费阅读。”

  

  

  今年初,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开展的“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公布了推介作品名单。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继2015年之后,再次向公众推介优秀作品。

  在过去20年间,我国网络文学快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40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驻站作者数超过1760万,作品总量达1454.8万,作品数达到175万种。充分展示出其勃勃生机和巨大的发展潜力。根据CNNIC的数据,网络文学的用户规模非常大,目前接近3.5个亿,市场规模达到了90亿元,使用率接近50%。

  虽然火爆,但近两年,网络文学平台用户规模其实增长速度是在放缓的,已经开始进入平缓期。同时,现在网文的收入来源还是比较单一,很多的网文平台主要收入来源依靠电子订阅,或者是按字卖钱的模式。虽然这几年衍生说法提的很多,其实非常多的网络文学平台并没有从衍生业务项目里面挣到很多的钱。

  谈及原因,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分析说,这几年随着新用户的成长有很多的新娱乐形式,占据年轻用户的使用时间,“比如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包括小学生、中学生,更喜欢看漫画、看动画、玩游戏,比如说王者荣耀,包括视频,其实有越来越多的娱乐形式也在抢夺网络文学的时间。这个意义上说,网文订阅一到两年内可能会出现瓶颈。”

  此外,虽然这几年大家都在强调衍生,甚至影视作品,事实上都根据网络文学改编过来的,并不是都改编的很成功,相反有一些网文IP它在经过改编之后,得到的结果并不尽人意,也就是得出来的票房收入并没有原创好。

  就陕西而言,产值情况不是太清楚,和沿海省份相比,陕西的网络名家并不是很多。谢思鹏分析说:“按理说,陕西是中国文化、文学大省,但目前网络文学名家较少,本土网站也有,但规模不大,其中具体原因,不太好下定论。”

  

  

  网络文学已经被广泛阅读了很多年,但真正的产业爆发,还是其作为IP影视、游戏等行业视为衍生源头和市场风向标之后的事情。也就是说,网络文学已经成为文娱行业的源头,但必须和强势产业结合才能焕发出更大的价值。

  《择天记》、《欢乐颂2》、《楚乔传》……在二季度影视剧热度榜前5名中,网文IP改编电视剧占据3席,而前不久大热的《战狼2》编剧也是网络文学作家出身。

  凌娇表示,网络文学作家的起点较低,但要想做好很难,很多初中生、高中生都在写网络小说,小写手很多但火起来的不到10%,“小说版权能被买走就好了,做成网游或拍成电视。”

  谈到未来的职业规划,姜小牙表示,网络文学会一直做下去,将来也有做影视编剧的想法。洛城东表示,未来他会尝试更多地去拓展游戏版权、影视版权方面的收入,对这个行业的未来很有信心。

  经如一认为,全国网络文学目前有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切入二次元生态、网文IP泛娱乐全产业链运作逐步成熟及正版化这些发展趋势。

  周运认为,“目前新模式,网文内容生产可能出现变革,长篇可能被颠覆,比如说二次元小说,将中国网文的特点和漫画相结合,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小说模式,人物设定非常富有特色,字数不会超过百万字,非常适合漫改和影视化。除了二次元小说,其他变化的形式也有,我们也在持续观察。”

  IP影视化是否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最终目标?周运认为,“影视只是IP产业链的一环,影视化并不是最终目标,而是其中一环,正常的逻辑是,动漫画-网大-网剧-(话剧)-游戏-周边,周边才是实现IP开发最大化的最终目标,直接渗透在用户的生活中。”

  而什么样的IP更适合改编?“目前两种IP容易得到改编,一种是高人气作品的改编,影视公司只借用IP的名气进行改编,在故事情节和架构上可能进行较大改动;第二种IP人气可能不高,但是故事架构和人设非常好。近几年,影视公司更多倾向于第二种IP的改编,因为第一种IP改编难度较大,过度改编后也不会被原著党接受。更多影视公司在寻找真正高质量的网文进行改编,也就是说,不一定是订阅最高和点击最高的,但一定是口碑和用户粘性最高的。” 华商报记者 李王艳 王静

责任编辑:刘光博

网站地图


相关新闻